啊!要我數嗎?1.2.3.4.5…數不完了啦!

七月七日那一天,我想,我永遠不會忘記。因為,那是我第一次感覺離他這麼近。

雖然,我是資深會員,但是,二年前的我卻只是個沒事做的會員。沒經歷過12個小時的等待,只為了和他說句話,沒經歷過騎著機車猛追,就為了多看他一眼,可是,我卻依然感動。老實說,我也跟過他幾次,不一定跟得像最近一樣勤,但是,總會有一些在簽唱會場合以外碰面的機會。只是,乖乖在一旁的我們,難得獲得他的一個招呼,更不用說問候了。

但是,那一天,卻什麼事都叫我給碰上了,讓我直捏自己的臉,想把夢中的自己叫醒。從一下飛機的親切笑容、幾句寒喧,就可以去除掉因太早到機場而苦等的我們的睏意。在走出機場大門時,他丟下了一句讓我們很想錄音存證的話:「來我們這台車坐啊!」不管他只是一時興起,還是真有此意,當時傻住的我們,只能快步的走向與他指的方向相反的地方,坐上我們原本就安排好的車,緊緊的跟在他們的車後,回味著當他看到我們掉頭就走時的詫異。

到了那座據說全台唯一的孫悟空廟,大家看到荒郊野外時,原本都抱定了餓肚子的主意,卻仍不由自主的跟著他往山上的齋菜爬,而他,也刻意慢下了腳步,與我們走在一起,約定了回飯店的合照,以及,幫我們敲定了一頓午餐。相較於其他同行藝人對fans的無動於衷,Dicky的舉動更是格外貼心,讓我們嘴裡吃著菜餚,心裡卻充滿了感動。

到了愚人碼頭,我們原先的設想,是看著Dicky出海再等著他回來,沒想到,他竟然幫我們跟工作人員做了一起上船的要求,雖然後來有些狀況臨時發生,讓部份會員無法如願以償,但是,這份心意,也讓在岸上的我們覺得溫暖不已。

回飯店後,Dicky向我們說明接下來的拍攝工作,也希望在飯店的許可下,讓我們在一旁參觀,只是,飯店不許,所以,我們就以很複雜的心情,在飯店的大門口不雅的趴在欄杆上看著在泳池裡的他。腦子裡想的,是與Dicky說好的合照約會。

在與飯店人員確定Dicky已從內部電梯上樓後,我們做出了部份人留守,部份人另尋陣地休息的決議。在咖啡廳的我們,討論了對DIFC期許及建議,聊了每個人與Dicky接觸的經驗,懷疑著今天一切的不真實…。就在此時,留守的會員發出了警訊,通知我們,Dicky已經下樓了!!!

我們以飛快的速度,衝回到飯店(咖啡廳裡的人,當時一定看傻人,近十個人突然開始狂奔),但是,為時已晚,Dicky已經拍好宣傳照,又要回樓上去接受訪問了,就在我們將絕望之際,Dicky轉頭對著我們說:「待會見。」衝著這句話,我們又繼續等了下去。

這一等,就是2個小時,這次,我們不再跑到距飯店其實只有一個馬路的咖啡廳,而坐在飯店的大廳,以最少的座位坐下所有的人,盡量不造成對飯店的困擾。我們繼續咖啡廳的話題,聊著我們共同欣賞的他,時間似乎過得很快,雖然期間一直有人在提醒時間已經不早,是否要打道回府,但是,大家卻寧願再等,等那個可能只會是奇蹟的發生。

就在時針不留情的明顯的跑了不少之後,我們終於決定,請飯店送messageDicky,跟他說,我們還在這裡。如果他下來,那好,請他在可能的情形下履行承諾;不下來,我們就只好死心,各自帶開回家。就在我們為了message的字句琢磨時,他,下來了。

他一臉忙碌,說著從回來到剛才沒停過的訪問有多累,天知道,他以前從不會向我們解釋這些的,他站在入口,看著和他面對面的我們,說了一句:「要不要照相?」本來,看到他的情形,大家都認為合照已經沒望了,沒想到,他還願意利用等人的時間,和我們留下讓我們足以一輩子回味的畫面。就在他和每個人都合照過後,他等的人也下來了,他們上了車,卻打開窗戶讓我們可以再看看他,看著車子遠離,今天懸了一天的心,終於放下來了。

我想,就算這是夢,也是一個最美的美夢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nchi 的頭像
ynchi

Ingrid的我思我想

ync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