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四天,我多多少少都出現在立院附近一點時間。
有時候我當個觀察者,有時候我認真傾聽台上的聲音,
有時候我坐著,捍衛著自己相信的那些什麼。

是了,就是那些「什麼」,把這麼多人逼上了街頭。

是了,就是找不到出路,只好訴諸社運。

面對已經進入第6天的抗議事件,
除了看到各方勢力的試圖介入、
有心人士的想分一杯羹、
許多「不知為何而戰」的人,像參與嘉年華一樣,
在現場享受「我出征了哦!啾咪!」的氛圍。

我擔心的是,學生的單純不及他人的算計,
純粹的理想行動反被利用;
我擔心的是,服貿也不是全然不好,
而我也早就預估到抗爭的結果不一定能扭轉什麼;
我擔心的是,當事情繼續耗下去,
這樣的持久戰能打多久?

是的,「耗」,這是我覺得政府在打的招數。
馬總統的不正面面對,
會耗掉學生間的意志力,
也會增加逃兵的機率,
更會耗掉原本可用的民氣。

所以,我深切的希望能有一個漂亮的退場機制,
讓雙方面能真正進入協商、讓學生下台,
最好(但並不是會逃避)不要發生流血衝突。

這幾天,一直在想,
那我呢?我為何而戰?
老實說,不是學生、沒有過夜,
又不能捐贈大量物資,
更沒能力上台說些什麼的我,
能力所及的每天報到,為了什麼?!

為了享受勝利的果實嗎?
我不知道怎樣叫做勝利,
怎樣都是一種對雙方面的損害;

為了營造自己的悲劇英雄感嗎?
我沒那麼偉大,
也沒那個膽子真的衝上前當英雄;

那,我為了什麼?

有時候,想法需要激盪,
會越見清晰。

幾天下來,正反面的文章越看越多,
也去翻閱了幾次服貿本文,
不想只信懶人包,
卻也發現真實的「服貿」,
可不是個熱熱喝、就能快快好的簡單藥物,
牽扯範圍之廣、之大、之深、之專業,
讓我實在難以判別該支持或反對。

但,有一點我是確定的。

對於服貿簽定及審查的過程,
我無法接受。


而這樣的程序正義問題,
更讓我在乎的是:

到底,這樣的險招,立法院中用過幾次?!

更重要的是,未來是不是還是會繼續用下去!!

自許為民主國家,
卻自己在用著各種方式,踐踏著民主,
而這樣的場景,竟然就發生在用「民主」選出的國會殿堂中!

也因為這件事,
我開始深切反省,
對於形成這樣的狀況,誰該負責?!

執政黨該負責,
沒有好好的把政策說明及配套措施擬定,
好讓民眾安心。

在野黨該負責,
所謂的「把關」,除了杯葛議程、無法開會外,
到底還有沒有更好的方法,讓民眾也一起出力?

媒體該負責,
就算這個東西沒有收視率,
是不是還是因「民眾有知的權利」而傳達出去?

你我都該負責,
身為一個公民,
除了投票之外,是不是應該對更多議題都付出關心?

不是各打50大板,
而是這樣的狀況,大家真的都有責任 。

所以,我真的盼望國家能利用這次民氣,
制訂出更好的立法規範,
就算不能一次到位的完美,
也要能慢慢往真正民主的路上前進,
讓這次失職的各方(包括政府、國會、各黨派、媒體、和你我),
都能深自反省並改進。

如果有救,試著去談判、修改不利之處;
如果沒救,請給我們讓民眾能盡可能感到安心的配套措施。

如果政府的功用只是不斷地開放市場,
放任所謂的「自由貿易」對老百姓蠶食鯨吞、回到弱肉強食的時代,
置社會福利及穩定於不顧,
那,相信國家能保護自己的人民,不就成了傻子嗎?

這些學生,
點醒了我們沉溺於小確幸之中的安逸;
網路的發達,
讓我們看到了自己對社會的漠不關心和無知。

他們的組織化、快速動員,
以及後來呈現出的紀律,
讓媒體越來越難對他們污名化。

正因為他們如此的傑出、願意犧牲,
讓我們覺得台灣還有希望,
為了這些「還有希望」的人,
請不要直接把民主送葬,
送上了失去民主的山頭。


如果問,「你為了什麼去抗議」?

我會說,為了自己相信的那一點正義與民主,
還有認為台灣還有救的渴望…

--就算,我已經做好被統一的心理準備,
  也明白只是早晚的時間差,
  還是希望在那天來臨前,
  再多盡一些力氣,多做一些掙扎。

  在我身上種下了民主的果實,
  或許哪一天,還會有機會在我的子孫身上,
  再.次.開.花。

03-22 太陽花學運

ync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