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

 身為早期的blog使用者,及重度的Facebook沉溺者,總覺得應該要為這二個我花費不少時間的地方,寫下一些紀錄,也從書寫中去省思及反省自己對二者的態度及使用法。

 記得當blog出現時,我極快地就成為效忠者。除了美食、旅遊分享,也常以長篇大論闡述著自己的想法,偶爾則以圖片日記的方式,記述著自己生活中的點滴。(可從此blog中一窺我的發文量)。

 而當臉書出現後,初期我還守著blog的世界,但因手機發文的不便,久而久之,我就慢慢荒廢了blog了…。雖然心裡知道,若要做較具邏輯性及全面性的論述,blog的操作還是遠比facebook來得容易,至少不容易流於一閃而逝的一個滑頁。但也必須承認,現在網路文章的「產品週期」也已經越來越短,很容易就會被忽略及遺忘。為了爭取最快速及大量的曝光,FB也成為最常使用的社群模式,但另一個問題卻從此出現--主動點閱及被迫看見。

 由於FB不像blog屬於讓使用者自行決定是否觀看內容的模式,至少預設多是會「接受通知」,之後再依總是在調整的演算法,改變你頁面上的文章屬性。也因此,每個人的頁面內容會越來越趨於一致性。是好、也是不好。好的是內容都是自己想看的,壞的則是失去了接觸各種不同方向、理念、立場、類型文章的機會。

 近年來,由於政治改革風潮的興起,一直都很在意「民主」的我,自然也陷入了成為「政治狂熱者」的情境。試想,一個從小學二年級起,就會跟爸爸討論「何謂民主」的孩子、曾經考慮過要讀社會研究所,好從社會整體階層面去研究問題的人…,怎麼可能對這一切視若無睹?!也因此,臉書成了我最即時也最大量的抒發管道。但因臉書上的朋友,除非特地設定,否則將無可避免的接收到所有相關議題,而不像blog的朋友能依標題或分類、選擇是否閱讀,的確造成一些人對我抱怨。

 我一直希望,自己能做到的角色是一個能讓不同理念的人彼此了解的平台,但在某些太過離譜的議題、同質性朋友間的理念加乘或是被刻意忽略、保持沉默的朋友不願發聲等等原因之下,以及自己對某些概念的認同感增強下,我原先預設的立場已經偏頗,而轉發的文章量也一再失去控制,無論是有意或無意,都造成了別人的困擾。

 或許也可以選擇不發聲,但人微言薄的我,卻又很希望自己能在這一份改革風潮上出一份力,無論是理念上的傳達、文章觸及率的提高、亦或是扮演讓大家共同討論的角色,都希望能直接或間接的去讓更多人意識到「政治」的議題,絕對不是不理就不會跟自己有關的。如果別人因為困擾、反而從此拒絕去閱讀我發表的每項意見或轉貼文章,那麼,我希望的效果就更不可能達成了…。

 我很矛盾,因為FB既有私人情誼交流的性質,也可以視為一個公眾事務的傳播工具,我很想貪心地二者兼顧,卻發現自己的做法與個性,反倒落得怎麼做都不是人的狀態,自己傷心,別人也常被我的情緒傷得莫名。而,強迫朋友收看的狀況,是不是也是一種網路罷凌及暴力呢?那,被建議改變發文方式的我,是不是也是被限制了言論自由呢?好難懂,也難解…。

 我其實很希望能常有朋友提供不同立場的看法,但老實說,自己也不一定第一時間就能接受或看得進去,畢竟有很多價值觀的判定是打從心裡的不一樣,也因此會造就在論述的推演上,彼此都有認為對方無理的狀態。甚至由於對立的激化,雙方幾乎呈現「拒絕溝通」的狀態,我也察覺自己近來亦出現了這樣的傾向。

 這絕非社會之福,真的!當越拒絕彼此的了解與溝通,也只會更加深彼此的仇視及厭惡感。然後就會腹黑的讓某些利益團體從中獲利了…。

 …果然太久沒正經寫文章,不僅邏輯混亂,也無法找到文章的結尾。或許因為我也還在尋找適合的方式吧!一個可以稍微發揮自身影響力,讓周圍朋友接觸不同的聲音;又能不傷及自己與他人的情誼,現實生活中仍能是朋友的做法。

 嗯,我果然太貪心了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nchi 的頭像
ynchi

Ingrid的我思我想

ync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