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上半場時想
這次 總該不會哭了吧?
但 最後眼淚卻還是被逼了出來…


我笑.我想.它不一樣


「笑完之後 總要留下些『什麼』」


戲裡 修國講了這樣一句話
而 這正是我的《半里長城》心得裡
對《莎》劇的一句感想

只是 我當時的說法是…

「上次看完《莎姆雷特》以後,雖然笑得很開心,
但笑完後總是覺得少了些什麼。」(本版 3823篇)


還好 這次的《京》劇沒有真的把「什麼」都帶走

不同於前二部一開始的輕鬆氛圍
戲還沒開場 檢場人不停在移動桌椅
就帶出一股淡淡的哀傷感


這次的「風屏」不太一樣

之前的二部裡 總是會很容易從戲中 又跳回風屏
可能是因為演員的不投入、搶戲、說錯台詞…
不停的提醒著觀眾

「嘿!我們可只是戲中戲啊!」


但在《京》中 絕大部分的時間
都是在闡述「梁家班」的故事
就算跳回了風屏 也大多是修國的回憶、談話畫面等
不至於到影響整個梁家班故事的連貫性
就算是好笑的梗 也不是那麼無厘頭的強行安插進去
而是自然的跟劇情結合在一起~

或許 是因為這是導演很想認真呈現的一個故事
所以不忍心用切割的方式 穿插進風屏令人發噱的笑果吧!


我變.我變.我變變變 


時空場景的不斷轉換 令我大大的吃驚

因為不只是戲中戲 而是戲中戲中戲
由「風屏」扮演的「梁家班」來演「打漁殺家」

本來以為會像先前的二部一樣 一時搞不清楚是誰在演誰
還好這次轉換時 沒有連帶連同一角色都不停換人演

而檢場人的工作 更是巧妙的讓人意會到現在是屬於哪個時空
一開始我還以為前方擺放的梯子有特殊含意
但後來發現… 還不如多注意那一桌二椅

當一桌二椅在右邊 那是在梁家班
當一桌二椅出現在左邊 後面又有門的話 那就是修國的回憶場景
當場上空空蕩蕩時 就是風屏的現在

《京》劇中 還有一個我覺得少見的演法
那就是在同一舞台上 你會同時看到李國修
既扮演「風屏」的修國 也扮演回憶場景中的父親

回憶場景打著光 而修國和其他人則待在黑暗中
唯有當他需要飾演父親時 才會走進光明的那一桌二椅旁
然後用著不同的口音和動作表情 讓觀眾知道
此時的他 扮演的是哪個角色~

樊光耀的角色 也是在動作表情上差異甚大的

當他是梁老闆時 會用著極為正統的北京腔調
當他教戲或感嘆時 又是京劇的音調唱著歌
而當他回到「風屏」的耀光時 無論是聲音或是動作 就都明顯現代許多

其他的演員也都盡力用著自己的方法去製造辨識感
如朱德綱、譚艾珍等硬底子演員 都演出「戲裡戲外二個樣」的感覺
相較之下 孫國豪所演的葉師傅 辨識感就比較低了
在梁家班場景中 他的口音總好像少了點味道


我鼓掌.我歡呼.我看不懂


《京》劇中 充滿了傳統戲曲的元素!
只可惜完全不懂的我 只覺得唱得很好聽
動作很漂亮 而不知道怎麼欣賞門道 不只是看熱鬧~

唯有在那不停在舞台空翻的身段時
或是一口氣把長長的京劇對白唱完等
我才能跟著大家鼓掌

主要扮演梁家班《打漁殺家》的二位
一位是京劇界十分有名的朱陸豪
另一位則是有京劇小天后之稱的黃宇琳

終生苦練的他們 在京劇上的底子當然令人折服
也讓整部戲因為他們的存在 更加增色!
扮演起專門演出京劇的梁家班 也才更有說服力

而結尾時
那種用「現代」的方式
完成早時梁老闆夢想的《新.打漁殺家》
更是讓大家拍案叫絕
還同時扣到了前面所提到「扮烏龜」的梗

另一個讓全場鼓噪的部分
就是當「智取威虎山」出場時

看到明明是口語化的台詞
硬要用京劇聲調唱出來
還穿著現代服裝 展現著身段時
真的讓全場都忍不住發笑

只是… 當時我不太了解的是

這幾場「智取威虎山」所安插的演出點
除了在其中一場前 曾說到「連英去演樣板戲、大紅」之外
都令我覺得出現得有些突兀 不知道跟前、後戲的關係在哪

後來回家翻節目單才知道
原來這是在暗示「連英之後去演樣板戲」這件事
還真是暗喻啊… 我還以為只是單純讓大家看看樣板戲是什麼模樣哩 = ="


我感嘆.我心酸.我流了淚


真正把我眼淚逼出來的場景
是楊麗音飾演的孫婆婆在戲落幕後出現
看到耀光出來 衝著跑過去的時候…

雖然 她明明知道 那只是個演員
雖然 她明明清楚 一切都是戲劇
可是她那種急切、那種想接近的渴望
令人感覺到 在隻身來到台灣後
她一個人 有多麼 多麼的無助和孤單
還有對她的「老爺子」有多麼的想念…

而耀光回應她的那段 不同於劇本的台詞
或許正是她這輩子最希望聽到的話吧!


在演員們謝完幕後
突然燈光一暗 再亮時 台上只剩修國和孫婆婆
他們看著空盪盪的一桌一椅
緩步走離了這屬於「梁家班」的戲台

一步 一望
有好多的懷念和不捨
卻又無可奈何的回不去

修國關上門 把孫婆婆送出這場戲
感覺好像在暗示 孫婆婆已經不存在於「風屏」這個時空中了…

燈光再暗

下一刻 所有演員穿著梁家班的戲服
或坐、或站在那一桌一椅旁
就像是一副其實不會動的圖畫

門一開… 再出現的不是孫婆婆
而是回到當年幫著梁老闆經營梁家班的 二大媽
換裝速度之快 讓所有人忍不住鼓掌

她慢慢看著那群人
好像是孫婆婆不敢置信自己回到那樣的時空
遲疑了一會兒 才走了過去
站在那個屬於自己的位置 站出自己特有的姿態

圓了二大媽 那種和所有家人分離的遺憾

而此時 李國修所飾演的李師傅
走到了旁邊 空擺著的一椅上
眼前出現了少年時的修國
在他面前耍著刀槍、唱著戲
他則滿意的連連說好

圓了李修國 沒有讓父親看到他唱戲的遺憾
也圓了李國修對父親的紀念


回不去的時間軌道
在謝幕後 《京》劇讓他們都回去了

去圓那個遺憾 去懷念那些個已經不在的人
也更讓看戲的我們知道

回憶 充滿著遺憾 是多麼苦澀的一件事情…


或許每個人有不同的意見
但對我來說 這三部曲中
如果要選最喜歡的
我想我會選《京戲啟示錄》吧!

全站熱搜

ync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