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5/19 6:00-10:00
地點:大柵欄(貓空山上)
原因:相聲版版聚!

------------
本文開始
------------

啥!相聲版要版聚啦!
這不去怎麼行…
想上次明明是自己開口想跟
最後跟不到的也是自己
這回版聚 一個月前就提前通知
定要排出假期 上山拜師學藝…呃 不 是欣賞相聲去!

原先打算獨行
卻又想可帶著妹妹隨行
最終更是邀了對相聲有興趣的朋友同行
四個人、二台摩托車 就這麼噗~地 飆到政大去

到了校門口 起先把一群路人 誤認為版友
(還興奮去打了招呼 再連連抱歉地離開…)
再跟范特瑞(范特西的兄弟?)通過電話後
不久即看到他一身勁裝的出現

這勁裝可不簡單啊!
不僅省去了大聲呦喝的功夫
也免了舉牌揮旗的辛苦
只消靜靜地站著
版友們就會自動的圍聚過來
可說是集合時的最好幫手!版聚時的最佳利器!

而大紅版主的出現
更是引來版友因得見「紅顏」
情不自禁的跪下叩謝

在非常準時的候到六點十分後
一行大大小小的車隊
就跟著大紅閃亮亮的噗噗
經歷恍如九彎十八拐的迷宮似道路
終於抵達了 大-柵-欄!

(切!前言也鋪梗得鋪得太長了吧…)

一到大柵欄
從玻璃門外看到門內的劉大學問
我們就忍不住想大叫的衝動
平常出現在電視上的人
現在就在我們面前啊!

本來以為必須苦等到七、八點
才能看到表演
沒想到在眾人鼓噪下
前任台大說唱藝術社社長-土豆
馬上換起了全身行頭
接受劉大學問的臨危授命
上台說起了一段「魯達除霸」(<-感謝t大 我完全沒記起來段子名…)

從一開頭的有些句子聽不懂
到後來完全被吸引在其中
這場開胃菜真吃得我們心滿意足

休息了一陣子
在葉老師的一小段開場後
節目正式開始

劉大學問和一高 表演「歌之涵養」(歌之海洋?海洋之歌?)<正確:歌的海洋>
不僅聽到許多好聽歌曲 那種逗趣的師徒對話
也讓大家注視著他們之間的互動

傅諦老師和之之(還是三高?我真的沒搞清楚 是同一個人嗎?)
則聊起了簡稱帶來的笑話(咳…段子名我跟t大一樣沒記得…)<正確:省略語>
我尤其著迷地看著傅諦老師的臉部表情
那一皺眉、一困惑 在在都是超專業級的演出

接下來是大紅版主和土豆的「七口之家」(呃…是嗎?)<正確:反七口>
我聽了好一陣子
才發現到底是怎麼被佔走了便宜(真是反應太遲鈍了)
回到家後 還在跟我妹「算爸爸」 可惜 我們同一個爸
誰也佔不了誰的便宜…~"~

葉老師再來聊起了她的家務事
才讓我發現 原來隨手拈來 都是可以引人入勝的題材
實在不得不佩服老師們的功力深厚

最後 再由劉大學問帶著二高 說起了「小烏龜」
我分明早從網路上得知此故事
卻一直到最後將說出關鍵字的那一刻
才想起真正的答案是啥
該說是太專心於看演出而沒發現
或者是台上的人太厲害地把流傳已久的故事重新妝飾到認不出來

午夜場的演出
更是令人回味不已
雖然腦袋裡完全沒裝著任何段子資料庫
但在大家一來一往的協助提詞下…
(套句劉大學問的話:沒有忘本這回事 只是今天不想講那段!)

其實算是很多人同時上台的「大將軍」倒帶去泰山<正確:白字將軍>
之前忘記在哪聽過 但真人表演更讚的「大保鏢」砍牛
絕無僅有、不會再現的「論捧逗」有圖有真相

都是其他地方、就算同時段再來一次也演不出的「獨家」!

在大家紛紛離開後
留得比較晚的我們
有幸又看到了范特瑞上台
說了二小段相聲
(嗚…我真的又忘了段子名!不過 太短了啦!)<正確:黃大嫂、蟈蟈與蛐蛐>
然後 也聽到一樣精彩的「武松打店遇友」(…反正就是孫二娘的故事…)

一整晚下來
所笑的次數絕對超過最近一個月的量啊!
太開心、太銷魂了!!

--------------
以下正經一點…
--------------

我覺得 其實這種面對面聽相聲的場合裡
最神奇的是會有很多的「互動」
這種互動會比一段段彩排了很多次、有燈光音效的演出
還來得「獨一無二」

當你以為台上的人還在閒聊時
他們卻不知不覺已經把你導入了段子中
當你以為台上的人厲害到難以接近時
他們卻可以說出「我以為會來30個宅男」的親切字眼
當你以為台上的人就只是演出者時
他們卻可以在表演完後跟你輕鬆哈啦、合照 聊著對相聲的點點滴滴

每個人的參與、每一次的演出
都是下一次無法再營造出的情境
除非是同時、同地、同人、同狀況
否則 你絕不可能再聽到一模一樣的相聲表演

很棒!很神奇!
真的讓我覺得期待了一個多月非常值得
希望吳興街的場地能早日整修完畢
我已經拉好很多個同好
打算到時再去當沉醉在其中的小小觀眾了!

謝謝大柵欄的各位賣力演出
謝謝大紅和F大協辦和照顧
謝謝所有在現場的人一起大笑、歡呼
謝謝你們給了我一個超~~~~級美好的夜晚!

謝謝!


PS.1 那個…有圖有真相我知道 不過… 還沒整理好啦!
PS.2 對了…下次可以請教怎麼學打竹板嗎? >//////<

全站熱搜

ync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