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什麼、做什麼、寫什麼
好像都很矯情
但我卻很難不做

感覺太多、太亂
快塞得我沒辦法思考別的事情
那種眼淚無時無刻存在在眼眶的感覺
太怪了
怪到好像是水龍頭一樣
開了 卻沒有人幫我關起來

所以 我只好寫
能寫多少是多少

或許 寫著寫著 就可以真正的平靜了
而不只是表面上的若無其事

寫著寫著 我會更想妳吧…:)

    全站熱搜

    ync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