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請問您需要什麼?」
「一份安靜、不被打擾的沉默。」
「呃!你不需要一些其他的嗎?像是…關心和…愛?」
「不,不用了。我現在只想專心做自己的事。謝謝!」
「是哦!好,那我就在旁邊,有什麼問題再找我。」
「隨你吧!基本上,我應該不會需要什麼東西的。」

她靜靜的退到一旁,不發一語地等著。
(或許他等一下會想要一杯水。)她期待著。
好幾個小時過去了,他專注得連轉動一下脖子都沒有,更別說開口要求些什麼。

(或許他等一下累了,會需要有人幫他按摩。)她轉而期望起別的。
只是,他依然無動於衷,就像身邊的人從來不存在一樣。

(他不渴、不累,總會孤單吧!說不定,等下他會希望我給他一個擁抱。)她一邊偷笑,一邊想著。
不過,他好像失去了感覺,只朝著自己設定的目標努力,根本無暇去「感受」。

安靜的空間裡,播放著無印良品的「想見你」,她聽著音樂,卻更疑惑了,為什麼他就在她面前,卻好像怎麼也碰不到,反倒是那股想見他的欲望,還在無止盡的蔓延著。
她繼續看著他的心無旁騖,突然覺得等著的自己有點蠢。

(我幹嘛不走啊!看樣子,他真的完全不需要我的啊!)她問起了自己。
她靜靜的思考,心裡的一個聲音卻突然大了起來:
「等等看吧!或許他等一下就會需要什麼的。」
就因為如此,她的思考又停了下來,回復到單純的等待。

(好想要為他做些什麼哦…。)她四處張望,看看有沒有什麼可以提供給他的。

「先生,你需要雜誌嗎?最新一期的哦!」她熱心地拿了過去。
「不用了。」他連頭也沒有抬。
「那,先生,你會覺得無聊嗎?要不要我陪你聊聊?」
「真的不用了。」他略帶慍色的看了她一眼,這女人是不懂他的暗示加明示嗎?

她有點被嚇到了,沒想到自己的主動,竟會讓他不開心。
「那,你既然什麼都不需要,又為了什麼走進咖啡館呢?」她終於鼓起勇氣問。
他狠狠地轉過頭瞪著她。
「你還敢說?我一個人在外面自由自在,做著自己的事好得很,
我才要問你為了什麼把我拉進這個限制住我的鬼咖啡館呢!」他一口氣說完後,頹喪地坐回椅子上,無視她眼神中的無奈。

(我,我也沒有辦法。當你從我面前走過,我就覺得你是最適合咖啡館的人嘛!)
她低頭咕噥著,自己也不解為什麼要硬逼著他進來,造成現在他覺得被困住,自己也不自在的窘狀。

「歡迎光臨!」
空曠的咖啡館好不容易又走進了別人,她轉身去招呼另一個人,
但是,她卻一直想著,他會不會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需要些什麼。

「小姐?」眼前的客人開口叫醒神遊的她。
「呃,抱歉,先生,你需要什麼嗎?」
「我想要愛。」他認真地看著她。
「對不起,本咖啡館只有一份愛,已經是那個客人的了。」她撒了謊,其實他什麼都沒有要求。
「那還真可惜,我就是為了愛才來的。」他遺憾的起身離開,仍不忘告訴她,
「如果哪天,又有了愛,麻煩你通知我一聲,我一定會趕過來的。」他留下了他的電話,走出了門。

她走回他的座位旁繼續等待。
(他雖然不滿,卻還是沒有要求什麼啊!)她轉了轉眼睛,為了自己的無能為力感到生氣。
她學他專注於自己的事一樣的看著他,腦裡出現了一個念頭-

如果,他開口了。
但他唯一的要求是「離開」。
她想,她會笑著拉開門,為他做這件她唯一能做到的事。

    全站熱搜

    ync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